看了《菁英部队》,新队员受训的场景似曾相识。veterans揪住新人的领口,大声叫喊,以将其精神击溃为目标;当有人说“我放弃”的时候,veteran欢呼。这让我想起老A、101师505团E连、西点兽营,可能还有假的不能再假的冲出亚马逊。这些军事化精英组织,以高淘汰率保证其正式成员的意志力、在绝望下的生存能力……当然101师的垃圾索柏是例外,他没有这个意识,但我想可以这么认为,他变态的训练、故意的刁难是E连在战场上出色表现的重要基石。去三里回三里,唯一一个要在周末夜晚长途奔袭的部队……类似地,菁英部队第一阶段的训练就会把大部分人淘汰掉,摧毁他们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,筛选出那些适应绝对困境的人,把骨子里面懦弱的人趁早踢出候选集合。

    类似地,这种看似变态的、魔鬼似的训练,成就了某种优越感、荣誉感。就如同那个跟袁朗叫板的人,最后说袁朗是一种变态的优越感。荣誉感来自于我可以,我是强者,别人被淘汰掉的感觉。西点军校的淘汰率也比较高,弗吉尼亚自称更加严格,学员也就有了比西点更强的自信。可惜我们国家还太穷,如果引入那么高的淘汰率,好像就对不起自己纳税人那份钱,或者说会被认为没水平——直接表现就是,如果真有那么多学生被淘汰掉了,那个DGB绝对会受到处理。

    军事教育,应当是精英化的,平民化、流水线似的自欺欺人式的培养方式,早就该淘汰掉了。只有完成这次自我制度上的淘汰,高淘汰率所能保证的质量才会显现。

 

    其实禁网了之后,我感觉写BLOG更勤了、也更方便了。以前要去宿舍,在寒冷的环境中憋出来几个字。显然不然,反正30块钱是要封顶的,有了Live Writer支持代理的特性,在有空调的实验室里面,想什么时候写都可以。

    一件事情习惯了,比如说寒假里面经常会有熟人在qq上联系,当然也有原来不怎么熟的突然联系多了起来;一大早起来第一件事情一般就是开电脑,十有八九qq也会被随手打开,当然了,这是在学校憋了快1个月的结果(其实鸡飞狗跳的上学期基本上也没怎么安生的上过网)。但是回到学校以后,突然就少了很多,最多也就是在CAI里面的人会跟自己聊几句,然后惊叹一下我怎么能这样放肆的接入国际互联网(嗯,是的,这么放肆)。

    其他的很多事情就消失了,我确信有些感觉是自己在寒假时留下的惯性所造成,和其他的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。进一步的接触也将被极力避免;如果周一那稿不是很理想的话,我觉得我十有八九是要归因到15号那天事情很多;不过还好,报告完成的基本上还可以,尽管还有很多东西是需要我进一步的深入去看。所谓的慰问、吃饭、电影,也只是说说罢了,你可以找另一个人,只恐怕是不太好找。刚读了,有些女生说话只是想让男生听着,不要急着发表什么见解了,其实她们可能并不需要,或者说你说了以后她们也不会接受的,反而会在下次拿起电话想跟谁说的时候,想到你给她出过主意,然后不再跟你这个已经提过解决方案的人说,以防被感觉为烦人的那类女生。等等,我这目的好像不大对劲。不管了,Whatever,那就在实验室看书吧,最近翻页的速度挺快,不过貌似汲取的效率不高,不能在实验室随时上douban恐怕是一个原因。

    废话了这么多……对了,还有个电话没有打。

 

    ~稍微有些成就感,起床也不是太懒。降温这么快,听说北京都下了雪;貌似冬天还没过去……

    今早雨停,满地湿漉漉的,过来的时候发现一只黑白相间的猫从路中间穿过……

 

Cookie丢就丢了吧,哈哈

 

又不能登陆了,WordPress还真奇怪的说。

《蒋纬国口述自传》读毕~开题在即,继续储备知识。到底能不能做出来?如果现在都能做的出来,我怎么能够知道他是不是创新的呢?是创新,他到底能得到什么结果,我怎么会在开题的时候就知道呢?

 

今早,异常的兴奋

跟书过节,很赞的一件事情吧。

© 2012 TAO Ke's Blog Suffusion theme by Sayontan Sinha
Sitemap